!switch_blind!
飞虎论坛,如虎添翼! 

飞虎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日志

搜索
查看: 1576|回复: 0

《怀念故乡》----作者:乔生桂

[复制链接]

151

主题

0

好友

3438

积分

管理员

Rank: 9Rank: 9Rank: 9

发表于 2013-10-8 12:13:48 |显示全部楼层


    怀念故乡是很多人做的事,故乡是埋在心底深深的根。时间久了,那根在心里的土地萌芽,慢慢长出枝条,进而枝繁叶茂,由此故乡的情结就和你永远分不开了。直到有一天,你彻底地衰老了,这种情结也越来説紧,让你十分难受,于是你十分迫切地希望回到故乡,也许这就是人们常説的叶落归根。
    喜欢故乡,不但是因为它滋润了我的生活,而且是因为故乡真的很美。那时我住的村子就在江边,在朝阳还没有升起的时候走上江堤,空气是那么的新鲜,由于靠近江边,那空气中隐约有丝丝水汽。看着朝阳慢慢地升起,那一刻,朝霞映红了江水,不由想起古人的诗句:日出江花红胜火,能不忆江南?你看,停泊在江里的船起锚了,它们迎着晨风前进。已经很难看见帆船了,现在长江里的船基本都是机动船,远远驶来,就听见机器的声音。
    成群的白鹭在江的上空飞翔,白鹭是国家二级保护动物,它们以鱼虾为食物,有时候也飞到农人的稻田里觅食。正因为有了它们,江才不会寂寞。
    江的最美是夜晚,走上江堤,只见江中灯火闪烁。有灯塔一闪一闪的光芒,也有停泊的船只上的灯光。那是一幅很美的画图。江仿佛睡着了,四周是那么的安静,那一刻,我感觉自己和自然融合在了一起。抬起头,仰望天空,只见繁星点点,依稀可见天上的银河。那时候,不由遐想,天空有多高?宇宙有多大?如果是月夜,野花和野草在月光里睡觉,用手摸一摸,它们的身上已经沾上了夜露。依稀可见沉睡中的村子,它在树木的包围中隐现着高高低低的房屋。间或有几声狗叫,一些人家的灯光还没有熄灭,那光从窗户透出来。我忽然感到庆幸,这样的灯光真好,即使你认不清方向,只要向着灯光走,那里就是人居住的地方。我想在这个世界上,人人都是灯光该有多好。
    也许江堤是永不落幕的风景。白天,走在江堤上,你或许会遇到赶着几只羊的老头。老头将羊赶到江堤草儿茂盛的地方就不再赶了。直接在草地上坐下,点上一支烟。漫不经心地朝远处张望一下,然后又把目光集中在羊身上。都説放养的羊长得快,这一点不假,老头的羊又白又胖,按照时下的行情,每只羊可以卖到几百元。到了星期天,老头就会带着孙子一起上江堤放羊,孙子8岁,刚上一年级。这小家伙一到江堤,就不安生,一会摘野花,一会拿根小树枝赶羊。羊儿正在吃草,见他拿树枝来赶,赶紧让他,但是还是恋恋不舍地吃一口草再逃开。小家伙想骑羊,但是他根本抓不住羊,急得哭起来。老头没有办法,只好抓住一只大白羊让他骑,不过小家伙个子小,骑不上,有时候勉强爬上羊背,但是大白羊一转身,他便掉下来,如此反复,他自己也累了,这才作罢。老头想笑,但是不敢笑,因为他一笑,那小家伙就会哭,他正窝着火呢。
   大水牛慢悠悠地在江滩上走着,不过它走不远,它的鼻子被绳子拴着呢。几只水鸟落在它的背上,好像是它多年没有遇到的朋友,它们是那么的亲切。水牛主人家的孩子爬上牛背,很得意地挥着手。引得其他的孩子羡慕不已。有的孩子嫉妒起来,捡起泥块朝水牛扔去,但是水牛根本不买账。孩子们便大呼小叫起来,这时候水牛好像有点害怕,但是它只是移动了一下地方,过后又不理孩子们了。
    我那时候在长征小学上小学,有一同学是肖家湾的,他父亲是生产队队长。肖家湾就在山脚下,山上栽了很多桃树。桃子成熟的时候,那同学便邀请我们去吃桃子。星期天下午,我们几个同学早早来到肖家湾。同学告诉我们説,他已经跟他父亲説好了,今天有同学来吃桃子,他父亲説,吃吧,尽量吃。同学把我们带到山上。哇,映入我们眼帘的全部是桃树,每棵桃树上都挂满了桃子。我们不由分説,采摘起来。真的象孙悟空来到了蟠桃园。摘了一个吃了几口,又看见不远处一个又红又大的桃子,于是将手里的桃子一扔,去摘那个又红又大的桃子。如此反复,简直就是糟蹋桃子。终于肚子吃得不能再吃了,仍然不满足,大家又将每个口袋装满,这才慢悠悠地下山。
    既然説到山,那就不能不提故乡的圌山了。圌山海拔200多米,由圌山主峰和对面的五峰山组成。圌山主峰之顶是报恩塔,由于年久失修,塔里楼梯已经毁坏,不能爬了。我们在武桥中学上学的时候,每到春天,学校都组织登山。有一次阴天,学校组织了登山。登到一半,下起了小雨。老师征求同学们的意见,是继续登山还是下山?同学们都不愿意下山。于是大家相互鼓励,一鼓作气登到山顶。小雨仍然下着,山顶飘过云雾。半山腰也是一片雨雾。远处的长江隐约可见,此刻我们仿佛感觉自己就是神仙了。
    到了清明第2天的黄明节,学校便放假了。这是镇江东乡最大的庙会,学生在学校没有心思好好学习的。其实黄明节的庙会的重头戏是登山。临近的扬中县,那时登山的人最多。登山是扬中人每年必不可少的节目。扬中人説话口音和我们不同,因为是隔着一条长江,所以扬中人叫我们是江南人,而我们叫扬中人为扬中宝宝,为什么叫他们宝宝,我们也不大清楚。
   最让我们自豪的是,我们曾经在夜晚登过圌山。那是初夏的一个夜晚,我们几个伙伴打扑克。打得没有意思的时候,不知道是谁説敢不敢现在去登山?没有想到的是大家一致同意。于是在打扑克的伙伴家里拿了一个手电筒就出发了。我们住的村子离山脚也就2里多路,来到山脚,只见黑乎乎的大山立在面前。拿手电筒的伙伴问你们怕不怕?大家都説不怕,于是他走中间,拿手电筒照一下前面的伙伴,再照一下后面的伙伴。不知道谁説了一句,现在山里有狼吗?我回答説,现在山里早没有狼了。拿手电筒的伙伴説,有狼也不怕,我们这么多人还怕狼吗?那伙伴又问,山里有鬼吗?有人马上骂他,你个胆小鬼,老师早告诉我们世界上根本没有鬼。他顿时哑口无言。
    不知不觉来到山顶,我们拿手电筒照了照报恩塔。那个拿手电筒的伙伴説,下次我们在这里搭个帐篷住一个晚上。没有人回答,我説,搭帐篷不现实的,家里大人不会同意的。那次从山上回到家后,倒头就睡。晚上我做了一个梦,梦见我在长江里踏浪而行。第2天把这个梦告诉伙伴们,他们説你要发财了,发了财请客哦。不过后来却实实在在没有发财。
    最难忘的是一个冬天的雪夜。由于寒冷,我早早地上了床,却睡不着。渐渐地,发现月光从窗户照进来。我忽然想月光下的雪地是什么模样?终于按耐不住好奇心。穿衣起来,打开窗户。窗外的雪地在月光下是那么的白,我终于明白银白这个词了。我忽然想,此刻如果有一个穿着黑衣,披着长发的女子走在雪地上的话,我会毫不犹豫地追上她。我会问她从哪里来,为什么一个人走在雪地上?我还会问她是不是一个诗人,在这样的月夜,走在这样的雪地上,是不是为了寻找诗的灵感。我还会问她有没有结婚,更会告诉她我现在还是单身。想到这里,忽然心里一笑,哈哈,我也是一个不能脱俗的人啊。远处有灯火亮着,那是邻村人家的灯火。我想那是怎样的一户人家呢?有没有年老的老大爷和老奶奶,有没有一个扎着小辫的小姑娘,她那眼睛是不是乌溜溜地转着。如果他家真的有这样的一个小姑娘,那么我明天买糖给她吃,不过她必须叫我10声叔叔。
    记得那年清明,我去给父亲上坟。满山都是人,有乡下人,有城里人,更有从外省赶回来的人们。为父亲的坟加上土,在坟前烧一堆纸钱。在飘飞的纸灰中,我仿佛看见父亲病态灰白的脸。不管他是怎样的人,不管他是健康还是衰弱,我都要感谢他,是他给了我生命,是他让我获得了评判这个社会上的人的良心的好坏。至于我,我不怕衰老和死亡,因为这是每个人必须走的路。如果有一天我真的死了,我愿意葬在父亲的身边,陪着他看山上和山下的风景。当我们的目光在月光下交融,就分不清是他的还是我的了。
    渐渐地,我离故乡越来越远。但是故乡的一山一水,一草一木都已经留在了我的心里。即使时光如何流逝,那矗立的圌山不会变,那奔流的长江不会变,更有我热爱故乡的心灵不会变。

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

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,没有帐号?立即注册

相关帖子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Archiver|手机版|飞虎 ( 苏ICP备12063442号 论坛联系:13914559766 )  

GMT+8, 2017-12-14 12:31 , Processed in 0.153524 second(s), 25 queries .

Powered by feihu100 X2.5

© 2001-2012 feihu100.net

回顶部